轮 廓

来源:金叶文苑(烟草内网) 发布时间:2019-07-31 15:08
“吱——”驾驶员一脚急刹。我身子猛然前倾,吓得一声惊叫。 出租车头离前车的尾部就一点点,就那么一点点。 “师傅,开慢点吧?” 年轻驾驶员似笑非笑,一脚轰向油门:“坐车的不闹,开车的有数。”话音未落,又一脚老刹车,他探出脑袋,冲着一个横穿公路的行人骂了一句娘。我瞄他一眼,浓眉大眼,鼻梁挺直,多好看的轮廓。如果不那么暴戾的话。 这一路,惊险动作层出不穷,我的心脏如坐过山车,惶惶不安。我有些后悔坐了副驾,甚至后悔打了这辆车。若不是自己的车进了修理厂,哪能受此惊吓? 不由得想起曾经邂逅的两位出租车驾驶员。这些年打车无数,惟这两次让我记忆犹新。路还远,也许为了打发时间,也许想抚慰自己忐忑的情绪,我开始把那些往事讲给年轻驾驶员听。 多年前一个夏天的夜晚,我坐出租车去办事,下车时将新买的衣裙忘在了车上,直到走出很远才想起。那是我辛苦搜寻了几小时的战利品,何况那时价值1000多元的物件,对于一个工薪族来说绝对不是个小数目。 可是我没有索取车票,没有留意车牌,中年驾驶员留给我的,仅一个灯光下的清瘦侧影。我的心情瞬间滑至谷底,之后几天无精打采,一想到那些漂亮衣裙不知落户何处,心头便隐隐作痛。 一周后,惊喜不期而至。那天,单位收发室老师傅叫我下去,我以为有邮件,刚走到收发室门口,就听一男子喊:“就是她,就是她!”只见男子兴冲冲奔向旁边一辆出租车,打开后盖,取出一袋东西提到我眼前。是他? 我惊呆了。他如何找到我的?原来,他妻子得知后,催他赶紧去找失主,说别人的东西就得还给别人。以后几天,他凭着那晚听到的我与同事的零碎通话内容,推测出我的大致单位,然后逢人便问,连问了几个单位,最终找到这里。恰巧收发室老师傅听我吐槽过,于是物归原主。 他婉拒了我的酬谢,匆匆开车走了,说要赶紧去挣“板板钱”。 年岁已久,驾驶员的外表轮廓已经模糊,但我始终记得,他姓凌。 后来,又遇见了第二位同样令我记忆深刻的出租车驾驶员。 当时我换了单位,远离父母,独自租住在渝中区一栋没有电梯的单体楼里。那里不是封闭式小区,白天没有保安,晚上更没有。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加班,夜里回家成了一件令我发憷的事。 一个冬夜,雨雪交加,寒冷萧瑟。从办公室出来,已近十一点。 赶紧叫了一辆出租车。深夜的街头几乎看不到车辆,一路疾驶很快到了楼下。就在我付了车钱,下车准备关上车门时,驾驶员望望黑漆漆的楼房,又望望我,说:“妹儿,你走吧,我给你打灯照会儿亮……” 我有些意外,看看他。他转头对我笑了笑,昏暗的灯光下,看不清他的脸,只隐约看见他的眼睛闪着和善的光。他又催我,快走吧,女孩子,在外注意安全! 我有些受宠若惊,点点头,然后迅速穿过雨幕进了楼道。 好几个楼层的灯坏了,日常没有人修理,这里的夜晚是漆黑的。静静的楼道里,行走的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与脚步声。 平日里这么上楼,神经是高度紧张的。然而那晚不同。每爬一层楼,在转角处都能看见雨夜里那一束光。一层一层爬上去,一直爬到九楼,那光依然还在。直到进门,开灯,我趴在窗台上,目送那束光调头,远去,消失。 那束光,有些微弱。然对于行走于黑暗中的人,它无疑是最亮的。那光,良善而朴实,无声又坚定,一直穿越时空,照亮我的岁月,直到如今也不曾熄灭。 听我聊了这些,年轻驾驶员沉默了,神情若有所思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